冬天真好

udainwuddisbsj闭嘴听歌就是了bsisaljdjddk

Changed!真可爱,十分满足


有什么东西出现在我眼前,有如天空一般温暖的蓝色。
它散发着潮湿的,来自地下室的气味,我攥着酒瓶,酒精含量为百分之七十五的液体泼洒在它身上。它流下令人心醉的眼泪与汗液,如同云和雨一般环绕着我,抚摸着我的脖颈(就像它马上就不存在似的),它将透明的纤细的手指伸入我的发间,它舔舐着我的眼球,拥抱着我的肺与心脏。我将快要炸开的身体探出栏杆,头顶与眼前是毫无区别的冷漠的天空。
它飘飞在空气中,带我看云与雾,带我看每一粒水珠间包裹着的尘埃——它们是如此的浑浊!它清澈的手臂抓住我,清澈的眼睛紧贴着我的眼睛。
要下雨了。它开口道,如同降临于世的圣母,如同怀抱着人类第一位死婴的母亲。它从空气中流下,沉积在皮肤与酒精间,...

娜娜,娜娜。她端坐在破旧的吧台前,好似陷落王国的公主。湿漉漉的头发在她眼前如蛇般盘卷,那眼神穿过几乎紧合的眼睑飘向此处,如同在我心中低语:
“你为何还不带我走。”

娜娜,娜娜。她淋满鲜血的双手指引着我,带领黝黑的猎犬走进崖边的城堡。她迈开细瘦如骨的腿,双足拍打着破碎而冰冷的石块,狞笑着跨入从未开启过的石棺。

安度因真可爱,想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唉,参悟不透这个鬼游戏……好玩是真好玩,想着也很有趣但是我太菜了什么都不知道想也是白想,唉………………

犹大真可爱.jpg

看了下以撒的预告片,不得不说真的很有恐怖电影的感觉……但是以撒本来就是个恐怖游戏吧!!!只是画风太可爱没人以为你是恐怖游戏(萌死戳真是肉肉的好可爱哦)
看羔羊的预告片的时候那个眼泪,以撒你的眼泪要么是圣水要么是硫酸……对吧,那走天堂该怎么说呢?以撒用*圣水*击杀了身为天使的以撒,然后用*圣水*把死掉的以撒形成的天使又杀了一遍?这是以撒真的是邪恶的证据吗?(不知道,瞎说一通)或者说以撒其实是变异人他的眼泪是硫酸,以撒的结合讲的是变异人好心帮妈妈清扫地下室的科幻小故事(靠)
这个游戏从头到尾都没有“神”出现(神性同),即使是在天堂的宝箱关里也只能杀MegaSatan,不过说的也是你去搞那个也总有人会搞...

虚空通向何处

当然是亚波伦的胃。

一个小段子

亚波伦被卡在门里了。
远在宝箱层的阿萨谢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,以至于他丢下白猫头拿起血之权利,不远万里地从宝箱层死回来观赏亚波伦无计可施的样子——在重生之后他甚至因为过于激动而撞了两次火。
他现在站在亚波伦面前了。
亚波伦竟然也有今天!阿萨谢尔大笑着,几乎要把藏在天花板里的幽灵给吓出来。阿萨谢尔想用硫磺火给亚波伦洗洗他光溜溜的脑袋,但是这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事——他一直都在笑,笑得连一口硫磺火都放不出来。
亚波伦低着头,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,或者他的意识是否还在此地。
“亚波伦啊!”阿萨谢尔擦掉眼泪,强忍着笑意说道:“你到底吃了几个变大药丸啊!”

亚波伦:我再也...

好酒友Lament&Dodridge,两位社畜在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后打开手机查看日期。是周五!Lament渐渐微笑起来。Dodridge则在一边挑动眉毛。两人一拍即合,向着以前最常去的酒吧走去。
然后喝得烂醉如泥的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Lament的右手将Dodridge错认成了拐杖,而这个高大的拐杖正在毫无保留地将他小时干过的坏事和盘托出,虽然这些他都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
啊真可爱啊!!!我永远喜欢看两个人一起喝酒,喝到开始毫无忌惮地向对方倾诉,然后开始说胡话,最后连路都走不稳,只能互相搀扶着往回走,嘴里还叫着这过山车可真带劲……

啊设想一下嘛被963洗过太多次的Glass,就想想嘛,那种感觉……

玻璃吸一口活到九十九(吸)

我再也不把炸弹全拿去炸宝箱石头了……

西红柿

小高刚刚去过菜市场。他提着塑料袋艰难地爬着楼梯,塑料袋如同拴在手腕上的钢球与铁链,五彩斑斓的罪孽朝着他的膝盖撞去。他爬上楼梯,跨过裂缝,打开木门,坐在冷硬的板凳上。
他大口喘着气,横膈膜蝴蝶一般上下鼓动。他的双手摆脱重负,塑料袋纷纷横倒在桌上,鲜红的番茄从大开的袋口中一个接一个地滚落出来。
他抓起番茄,不在衣襟上擦擦就把它塞进嘴里。淡红色的汁液顺着嘴角流向下巴,顺着指缝流向袖口,他咬噬着鲜红的果实,就像在啖食不知是谁的血肉。

1 / 4

© 直到为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