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lvid

 

就这样,西蒙的尸体轻轻地飘向辽阔的大海

弄一个质问箱玩一下下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gek_0407?tab=send&event=0

莫蕾拉

灵感来自《莫蕾拉》,而且我懒得起标题了

唉 这是什么  我好垃圾


他来了。强烈而不详的预感袭来,透过逐渐模糊的雨声刺向我的耳边,脑后又一阵阵地抽痛着,令我几乎无法思考。我似乎正在梦境与现实间沉浮,浑浑噩噩,分不清何处是水底,而何处是天空;又或是死亡早已占据我的躯体,尖酸刻薄的命运操纵着独有的傀儡来惩罚我对它的不敬。

他来了。我听到一阵低沉又模糊的声音,在暴风雨的间隙中响起,一个模糊的人影透过雨幕映入我的眼中,那身影曾千百次地出现在我的噩梦中,笼罩在我的头顶,我的身后,如一片逐渐扩大的阴影。而此时他终于遮蔽了一切,在黑暗中重塑骨肉,从我的恐惧中显出身型,将切骨的寒意浇入我的脊椎,冻结...

沙雕jd(再次)

是狗狗和猫猫

很丢人所以不打tag


“你过来。”


迪奥弓起脊背,灿金色的毛发竖立起来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“绝不!”他嘶嘶叫着,双耳向后折去,眯成一条细缝的双眼像是两道深渊。


你看起来真像一只剑龙。奇特的想法突然冒出头来,乔纳森为此感到疑惑不已——剑龙是什么?


他走神了,迪奥想到,这正是一个机会。


乔纳森被一阵钝痛唤醒,迪奥正捶打着他的脑袋,他的身形若是再小些说不定会因此得上脑震荡。但现实总不能令所有人满意,皆大欢喜的结局似乎只存在于童话中,就算迪奥如何努力地挥动着他的前爪,也只能觉得自己在锤一块石头。


乔纳森自知理亏地低下头,浅金色的、毛茸茸的爪子落在他的...

是糖

abo



知觉逐渐回复。他从无梦的睡眠中醒来,细小的粉尘为阳光描摹出一条可视的通路,直在床铺上投下大块的光斑。


迪奥平躺着,四肢对源源不断的酸痛发出抗议,让他抬起手臂的努力不了了之。身边的被褥缩成一条弯曲的海岸,微热的阳光与令人安心的气息在其间浮动着,他收回展开的右臂,与不愿动弹的躯体做着最后的抗争。


他最终还是缓慢地坐起身来,披上睡袍,向房间外走去。在他踏出房门的同时,咖啡味混杂着奶香充盈着他的鼻腔,乔纳森坐在沙发上,双眼几乎埋进报纸内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正朝他走来,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烦闷。


他靠近乔纳森,膝盖撑上他的膝盖,伸出手指将报纸从他的面前拨到下方。...

“告诉他,”泰勒悄声道,“没错,就是你干的。你把它炸了个干净。他就想听这个。”

我跟那警探说,没有,我出差前根本没让煤气灶开着。我爱我的生活。我爱那套公寓。我爱我的每一样家具。那就是我的整个人生。所有的一切,那些灯具,那些椅子,那些地毯就是我。餐具橱里的那些盘子就是我。那些植物就是我。那台电视就是我。被炸了个干净的就是我。他怎么就不明白呢?

A Sombre Dance

是心情极差情况下的舒适区爽文(是片段),没有逻辑,开心就好,我先道歉

标题来自某专辑  好听 


在逐渐变得舒缓的乐声中,我询问他的过去。


他眯起眼睛,那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已是利爪下的鸽子,除了无助地扭动着身体以外没有任何能够作出的反应。我的过去就是一团烂泥。他说,如果你不想让我和你都感到不适的话,最好不要问起这个。


他从高脚凳上滑下,酒杯中的液体晃动,折射着暧昧低沉的光采。他的眼神同时表达着邀请与厌恶,仿佛站在眼前的不是一个散发着热气的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具嘴里含着钻石的死尸。


我感到他的指尖捉住了我衬衫的一角,轻轻扯动...

Under The Shadow

*乔纳森第一人称视角注意


当我踏上草地时才意识到那虫鸣不是我梦中幻觉的遗留之物,它们不知疲倦的鸣叫着,仿佛这是生命中最后的夜晚。空气闷热而潮湿,这将雨的夜间没有一点风,但总比封闭的房间内来得清爽。


我感受到脚底柔软的触感,草叶弯折,溢出独特的香气。我拾起断裂的叶片,弯折挤压出清香的气息与深绿的泥水,又为这玩弄生命的行为感到羞耻不堪。一股莫名的担忧涌上心头,驱使着我转头张望,却听到一阵熟悉的话音由身后传来,我惊讶地发现自己丝毫不为此感到意外,仿佛我就是为此而在这闷热的夏夜中醒来。


他在凝滞的暑热气息与阴翳中站立着,似乎要与其融为一体,但又无法忽视那不...

Ghost Love Score

题文无关!

是大乔生贺,他是光!!!!!

根本不会写生贺,我好菜


他的身形被微光模糊,让我想起闪动的磷火,如同灵魂一般冷冽,又让我无法移开目光。那光晕曾出现在我的梦中,吞没着一切黑暗,在与我生命链接的黑暗中不断撕扯着。那无源之光令我毫无反击的方式,只能在飘荡着尘埃的昏暗房间中醒来,心脏几乎要重新开始跳动。


而他此时又出现在我的眼前,愤怒使那光芒逐渐增强,随着每一次燃烧着力量的动作闪烁着,低温灼烧我的皮肤,却无法打消那火焰。它在他的皮肤之下流动,从每一处缝隙向外辐射出光线,我意识到我根本无法移开目光,若不是他突然挥剑上前,我会紧盯着他,直到双眼被灼伤失去视物的能力...

“他从黑暗中走来,又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,唯一能辨识的只有那双眼睛——那双眼睛。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闪着猩红的光,流动着,像血在地面上蜿蜒,他明明在我身前,却又出现在我的身后。我不敢移动,不敢回头,只能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空洞不断合拢,人形扭曲,红色将其缓慢填充。我甚至无法眨一下眼,他覆盖在我的身后,我的头顶,我的脚下,所有我不可视的地方都被他占据,如果我合上双眼,那尖刻的笑声便永远不会停止。

他没有呼吸,便要夺走我的。他从何处伸出手指,我看到那畸形的骨节与萎缩的肌肉逐渐覆压而下,我想要尖叫,这才意识到我的呼吸早已被他握在手中,在那逐渐膨胀的红色泡沫中翻涌挣扎。他嘶哑的笑声透过栅栏般的、逐渐合拢...

Mad Dogs and Englishmen这篇真的好香  

Sub dio我死了活活了死,我没了,真的

我这才意识到我早已失去了他,如同失去两片肺叶。子弹旋转着钻入左胸,带来肌肉与血管的哀鸣,而后缓慢地归于沉寂,如同陷入了一块融化的玻璃。他向前两步,又向后退却,隐入一片甘美的黑暗——我的盟友,我的梦境,我的王国。他的脚踝拴着柔韧而灼热的丝线,绑缚着我破碎的肺部,让呼吸从我的张开的口中逃逸而出。我又看见它逐渐碎裂砸落在地,锋利的碎片弹跳而起,割裂了我的手心。我紧握住那些碎片如同流浪汉握住仅剩的肮脏钱币,然而夜鹰早已在头顶盘旋,粗粝的嚣叫如同带有倒刺的铁钩,而浑黄的眼光笼罩在头顶,像是浓云中的一片月影。他驱散了藏身的阴影,如同一条忘恩负义的蛇,向着曾给予他数秒安宁的黑暗露出毒牙。


我向前踏去,...

我现在就想看弓之力,这怎么等到四月六月啊

1 / 4

© Vlvid | Powered by LOFTER